经典用语大全
 
 
[设为首页]
[加入收藏]
首 页 歇后语 广告语 座右铭 流行语 标语大全 口号大全 贺词大全 格言大全 名言大全 诗歌大全 对联大全 谚语大全
home 当前位置: 主页 > 诗歌 > 正文
俄罗斯女诗人安娜·巴尔科娃诗选

来源: 经典用语大全 作者: 笑书 发布时间:2015-01-19 20:18

【内容概况】安娜巴尔科娃(Анна Баркова 1901.7.16-1976.4.29)俄罗斯优秀女诗人,作家。1901年生于俄国伊万诺沃-沃兹涅先斯克市,一个平民家庭。12岁的时候,她尝试写下了最初的诗行。1922年,她的第一本诗集《女人》出版,这也是她生前出版的唯一一本诗集......

    安娜·巴尔科娃(Анна Баркова 1901.7.16-1976.4.29)俄罗斯优秀女诗人,作家。1901年生于俄国伊万诺沃-沃兹涅先斯克市,一个平民家庭。12岁的时候,她尝试写下了最初的诗行。1922年,她的第一本诗集《女人》出版,这也是她生前出版的唯一一本诗集,著名文学家、教育家卢那察尔斯基作序,给予她极高的评价:“我认为这是完全有可能的,您将成为俄罗斯文学时代中最优秀的女诗人”。尽管他的评价有些夸张,但这本诗集确实也得到了像勃洛克、勃留索夫、帕斯捷尔纳克等着名诗人的好评。

    俄罗斯女诗人安娜·巴尔科娃诗选:

    《不必惋惜夜晚的钟声……》

    不必惋惜夜晚的钟声,

    我的不信神的,忧郁的心灵。

    请遮掩起那惨淡的一点火光,

    但愿它永远不再发亮。

    //

    去教堂的平台上鞠躬为时已晚,

    请望一望胜利的纪念塔吧。

    要知道再漂亮的那些修女

    也没有缤纷的霞光美丽。

    //

    抛开深夜的忧伤吧,

    我的不信神的,忧郁的心灵。

    你听:那只预言的金鸡

    早已啼叫了三遍。

    //

    不必惋惜夜晚的钟声,

    你会找到另外的美丽

    我们会举起一轮燃烧的太阳,

    在变得粗糙而可靠的双手里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归来》

    伊万走出车厢,

    提着自己穷酸的袋子。

    人流从站台上散去,

    奔向自己的熟人,奔向自己的家。

    //

    伊万沉思着站在那里,

    忧伤地搔着自己的后脑勺,

    在这里,在这一片火车站的嘈杂声中,

    没有一个人等着伊万。

    //

    他,弯腰驼背,踏上了路程,

    提着自己穷酸的袋子,

    夜风狂吹,黑暗无边,

    击打着他的脸庞和前胸。

    //

    街道上一片寂静,

    所有的房子都关起了护窗板,

    好像是等待着灾难,

    好像是鼠疫在流行。

    //

    他走得异常艰难,

    感觉不到疲惫的脚步,

    俄罗斯的城市不认识他,

    不认识,也不能认识。

    //

    他走过沟壑,走过山岗,

    感觉不到双腿的疲惫,

    他走啊走啊,非常幸福,又非常痛苦,

    像小傻瓜伊万奴什卡。

    //

    童话中走出来的可爱的主人公,

    王子殿下,降生在农村的木头房子里,

    他走着,被命运驱逐,

    他走着,去迎接命运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八年,就仿佛是一年……》

    八年,就仿佛是一年,

    我改好了,我的朋友。

    黑暗中——是上坡还是深渊,

    如今占卜没有什么用处。

    我向着不幸微笑,

    我有些笨拙地哼唱着歌曲,

    只是请你不要和我并肩而行,也不要

    追随我的足迹,我最亲爱的朋友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这是为人类的牲口准备的畜栏……》

    这是为人类的牲口准备的畜栏。

    你走了进去——就不要急于出来。

    这里没有房间。只有简陋的斗室。

    破板床上挂着标签。肩头披着短呢大衣。

    //

    相遇时小偷般浑身战栗,

    这是偶尔的邂逅,在不知何处的过道。

    没有话语,没有爱情。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 只能被阉人或修士谴责。

    //

    值班室有为会见准备的小房间,

    像是厚颜无耻的玩笑,里面放了一张床:

    这是给女囚准备的,给可怜的人,

    允许和法定的丈夫睡觉。

    //

    虔诚的狂热和建设中的国家,

    是否垮台更加可怕和平常——

    是否在这张下贱的单人床上

    会让夫妻的情欲永远堕落!

    //

    忍受着哈哈大笑,起哄嘲弄和口哨声,

    得到恶毒的下流胚的允许……

    不,最好,最好还是坦率地开枪吧,

    这样击中心脏要显得更加实在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又是这条犯人穿的裙子……》

    又是这条犯人穿的裙子,

    示范牢房的舒适,

    又是这些监狱的床铺——

    对于要死的人的栖身之地。

    //

    惩罚之后,很显然,

    等待我的还将是惩罚。

    站在紧闭的大门旁

    你是否明白我的苦恼?

    //

    笨重的车轮把我轧扁了,

    把我辗入稀泥……

    多希望像毕加索的酒鬼

    坐在一家灰暗的小酒馆里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灰色的人行道,灰色的尘埃……》

    灰色的人行道,灰色的尘埃。

    仿佛灰色的人行道,那些云霭。

    手里应该拄根拐杖,

    疲惫是如此沉重难耐。

    //

    棺材板子压在了胸口上,

    透过它我才能呼吸。

    努力地呼吸吧,吃力地走,

    一如往常,一如往常,我独自一人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哦,如果因为我的罪孽……》

    哦,假如因为我的罪孽

    我消失得杳无音信那该多好!

    没有葬礼上的乱七八糟

    直接落入魔鬼的陷阱多好!

    就像我们的亲人死去了,就像他们,

    没有一个回来。

    就像他们,永垂不朽地躺在

    终年冰结的泥土里。

    //

    你白白地浪费自己的神经……

    你白白地浪费自己的神经,

    无法调好琴弦的音律,

    寂寞,寂寞——是你第一位的朋友,

    而沉默——是第二个。

    //

    那些相伴在身边的朋友,

    每个人都走上了自己的道路,

    早已都杳无音信,

    你不能让他们返回。

    即便你把他们塞进了日记,

    即便你需要他们,

    但他们已被登入卷宗

    被在档案中焚毁。

    //

    那最后幸存的人,失去自由的人

    怀着伟大的疼痛,

    请珍惜被迫歌唱的呐喊声,

    请珍惜死亡的瞬间。

    //

    你向着落日鞠躬致敬,

    你将走进夜的黑暗,

    请不要用戴着镣铐、钉在十字架上的歌曲

    为任何人送葬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是的,我非常可笑,也不漂亮……》

    是的,我非常可笑,也不漂亮,

    手势和话语都非常荒诞,

    但是我的心忧郁地渴望

    灼痛和点燃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在心的近处如此孤独……》

    在心的近处如此孤独,

    仿佛没有生命的巨大无垠的深夜。

    我们从久远的发源地走出来,

    刹那间汇合到一起——又分开,重新走到一边去。

    每个人从那里走过,走在自己的空间,

    旷野之上,所有的光正渐渐消隐。

    我们将汇合于冷漠的海洋,

    谁也不能再把我们分开,不能让我们分离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也许,我梦见了某个人……》

    也许,我梦见了某个人,

    而那个人,也许,如今正在醒来。

    我的心灵因此而痛苦和寂寞……

    谁将醒来?谁将迎接黎明?

    谁会回想起沉重而浑浊的梦境,

    并且问:这梦是真的在做梦?

    在不舒服的房间里,谁将醒来,

    仿佛在河流冰冷的迷雾中?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篝火燃烧在无边无际的黑夜……》

    篝火燃烧在无边无际的黑夜,

    那里再没有道路,

    是人们用不经意的手指点燃了

    意外和厄运。

    //

    那里面是甜蜜,痛苦,悲伤,

    在神秘的烟雾中,

    我和岁月艰苦地争论着,

    听从它的召唤前行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誓愿》

    我凝视着你的眼睛,

    我会永远用魔咒降伏你。

    你不能忘记我

    不能摆脱对我的思念。

    //

    我随雾而来——进入你的窗子——你的家

    我在灰色的雾气中溶化。

    你走过所有熟悉的地方,

    都会听到我的声音。

    //

    在漆黑而偏僻的街巷

    你会立刻听见这些诗句。

    你会看见:我在角落里等着你,

    随后在傍晚的朦胧中飘散。

    //

    我会永远向你施展法术。

    我是你的,你是我的——俘虏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无论是诽谤,还是赞美……》

    //

    无论是诽谤,还是赞美

    我都不需要。一切都微不足道。

    只想和你相逢

    “在朦胧的黄昏,宁静的时刻”。

    //

    在人所不知的国度

    所有的症结都将得到解决。

    在那里我会与你相逢,

    “在朦胧的黄昏,宁静的时刻”。

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 《俄罗斯的忧郁》

    你醉醺醺的,发着汗,

    再一次让我们这样亲密,

    辽阔无际,深不可测,

    俄罗斯的忧郁。

    //

    我们建造了,又拆毁了,

    就像年幼的孩童。

    魔鬼随心所欲地打着扑克,

    玩弄着我们的灵魂。

    //

    不,我们不是上帝的孩子,

    不会放我们进天堂,

    在另一个世界,他们为我们

    准备的是巨大简陋的板房。

    //

    那里只有简单歪斜的板床,

    板子和板子难以和睦相处。

    而且在那里等待着我们的

    是广袤无垠的俄罗斯的忧郁。

上一篇:写杭州的诗词
下一篇:穆旦的诗
相关内容
热门文章
猜你喜欢
随机推荐